慶餘年:為何範閒能憑藉杜甫一首《登高》驚豔了所有人

在慶餘年中範閒憑藉杜甫的一首《登高》折服了無數人。有人說杜甫的這首《登高》堪稱古今“七律”第一,這樣的評價是言之有據的。

《登高》這首詩並不是沾了詩聖杜甫的光,而是實至名歸。這首詩曾出現在高中課本,好多人都學過,熟讀成誦的人不在少數,但是你真的明白這首詩究竟好在什麼地方了嗎?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八句皆對,情景交融。

雖然古詩中多有對仗的詩句,但是像《登高》這樣八句皆結對的詩卻不多,更何況這是開先河的一首詩。每一聯是的對仗都是那麼工整,韻味十足。

尤其是“無邊落木蕭蕭下”中的“落木”,詩人用的是“落木”而不是像常人那樣用“落葉”,不但使韻律更加順暢,還引用了瘐信的《哀江南賦》“辭洞庭兮落木,去涔陽兮極浦”。

慶餘年:為何範閒能憑藉杜甫一首《登高》驚豔了所有人

前四句寫景,“猿嘯哀”、“蕭蕭落木”、“滾滾逝去的長江水”道盡了秋天的悲涼和詩人的滄桑與落寞。後四句抒情,“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詩人用完美的對仗來烘托自己的淒涼的境遇。

尾聯更把詩人的潦倒演繹到了極致,一句“潦倒新停濁酒杯”感動了無數人。潦倒得連“濁酒”都不能喝了,是現實境遇的潦倒不堪還是詩人心境的淒涼,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尾聯的雪上加霜卻把這首詩的意境推上了最高峰。恐怕擅長寫情景交融的王維也難望其項背。

古人多作悲秋的詩,卻無一首能與之相提並論。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李白的《三五七言》只為寄託相思,以景寫情,張籍的《秋思》只是寄託了思鄉之情。

洛陽城裡見秋風,欲作家書意萬重。

復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

唯獨杜甫的《登高》寫的是自己的境遇,動人心性。清朝方東樹在《昭昧詹言》中這樣評價這首詩:前四句景,後四句情。一、二碎,三、四整,變化筆法。五、六接遞開合,兼敘點,一氣噴薄而出。此放翁所常擬之境也。收不覺為對句,換筆換意,一定章法也。而筆勢雄駿奔放,若天馬之不可羈,則他人不及。

這首詩的由來又是怎樣的呢?

唐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杜甫棄官後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此詩作於唐大曆二年(公元767年)秋,杜甫當時旅居夔州。安史之亂以後,杜甫曾在其詩《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中寫道:“青春作伴好還鄉”,事實上的他並沒有如願回鄉,而是投奔的四川都督嚴武。後來嚴武病逝,杜甫輾轉來到夔州。這首詩就是詩人在夔州所作。

一日,詩人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臺,登高遠眺,百感交集。蕭瑟的秋江景色,引發了他的感慨。此時的他已經五十多歲了,寄居在夔州,身患有瘧疾、肺病、糖尿病等多種疾病。回首自己匆匆走過的半生百感叢生。於是就有了這首《登高》,三年後杜甫病逝於一條小船上。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