雉飛鹿過芳草遠,牛巷雞塒春日斜-杜牧

唐開成四年(839)杜牧授左補闕、史館修撰,將赴京供職,先於春初自宣州任所送弟杜顗至潯陽(今江西九江),二月溯長江、漢水,經南陽、武關、商山而至長安。《商山麻澗》這首詩就是路經商山時所作。詩人以清雋的筆調從不同的角度展示了這一帶優美的自然景色。淳樸、恬靜的農家生活和村人怡然自得的意態,充滿了濃厚的詩情畫意。

商山麻澗

杜牧

雲光嵐彩四面合,柔柔垂柳十餘家。

雉飛鹿過芳草遠,牛巷雞塒春日斜。

秀眉老父對樽酒,茜袖女兒簪野花。

徵車自念塵土計,惆悵溪邊書細沙。

【註釋】

商山:在今陝西商縣東南。麻澗,在商山之中,山澗環繞,宜於種麻,故名麻澗。

嵐(lán)彩:山林中像雲彩一樣的霧氣。

雉(zhì):野雞。

牛巷:牛兒進巷了。雞塒(shí):雞兒進窩了。塒,在牆上挖洞而成的雞窩。

秀眉:老年人常有幾根眉毫特別長,稱為秀眉,舊以為是長壽的象徵。

蒨(qiàn)袖:大紅色的衣袖。蒨通“茜”,即茜草,根可作紅色染料,這裡指紅色。簪(zn):插戴。

徵車:旅途中乘坐的車。計:生計。

書細沙:在細沙上書寫。

相關試題

(2)本詩在寫景狀物上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請就其中一點加以賞析。

(3)這首詩表現了詩人怎樣的感情?請簡要分析。

(2)示例1:描寫景物層次分明,遠近結合。寫景由上到下:上景(雲光、嵐彩)描寫空中的白雲霧靄,在陽光的輝映下,折射出炫目的光彩。下景(垂柳、人家、雉、人)描寫地上的自然風光和山村農家的美好生活,寫得熙熙融融,生機盎然。由遠及近:詩人遠近結合,移步換形,一句一景,由遠處的雲光嵐彩、垂柳人家寫到近處的雉飛鹿躥、秀眉老父和茜袖女子,讓人如置身麻澗,心曠神怡。

示例2:寫景動靜結合,形象逼真。詩中描寫了垂柳、人家、牛巷、雞塒、獨酌老人等靜景,栩栩如生,讓人如入一幅優美的山水畫。詩中還寫了繚繞的白雲和霧靄,雉飛鹿躥,簪野花的女子等動景,形象活潑,讓人心曠神怡,動靜結合,生動逼真地描繪出一幅自然風光和山村農家和美的生活圖景。

(3)這首詩表現了詩人對田園生活的讚美和嚮往之情以及因仕途曲折奔波而悵然失落的情感。舉目遙望,山上白雲繚繞,山下霧靄霏微,垂柳掩映下座落著十餘戶人家,路邊野雞飛起,獐鹿驚竄,暮靄中牛羊回欄,雞鴨回窠,悠然自得的老翁對樽獨飲,紅衣村姑正在髮髻上插著野花,一片“世外桃源”展現在詩人的眼前,不禁讓詩人精神為之一振,喜悅讚美之情油然而生。想到自己千里奔波,風塵僕僕,明天又要離開這裡,欣羨之餘又不禁升起悠悠悵惘之情。

【譯文】

雲氣山嵐升起四野瀰漫,柔柳垂蔭下有十餘人家。

錦雉野鹿飛躍芳草地,村巷雞畜沐浴春日斜。

長眉老翁悠閒自斟酒,紅袖女娃清秀戴野花。

感自己舟車行旅總奔忙,懷惆悵嘆向溪邊亂塗鴉。

【創作背景】

唐開成四年(839)杜牧授左補闕、史館修撰,將赴京供職,先於春初自宣州任所送弟杜顗至潯陽(今江西九江),二月溯長江、漢水,經南陽、武關、商山而至長安。這首詩就是路經商山時所作。

【鑑賞】

這首詩是詩人由宣州經江州回長安途中路過商山麻澗時所作。商山,在今陝西省商縣東南,其地險峻,林壑深邃。麻澗,在熊耳峰下,山澗環抱,周圍適宜種麻,因名麻澗。詩人以清雋的筆調從不同的角度展示了這一帶優美的自然景色。淳樸、恬靜的農家生活和村人怡然自得的意態,充滿了濃厚的詩情畫意。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一輛風塵僕僕的“徵車”曲折顛簸在商山的山路上。峰迴路轉,車子進入麻澗谷口,一片迷人的“桃源”境界,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氣息撲面而來,使得詩人一下子忘記了旅途的疲睏,精神為之一振。

舉目遙望,周圍群峰聳立,山上白雲繚繞,山下霧靄霏微,在陽光的輝映下,折射出炫目的光彩;山風飄拂,山澗逶迤,遠處在一片垂柳的掩映下,竟然坐落著一個十餘戶人家的小村莊。這是一個無比美好的休息之處。那嫋嫋的炊煙,那輕柔的柳絲,那悠悠的雞犬聲,引得詩人興奮不已,催車前行。車輪轆轆向前,打破了山間的幽靜,驚起了棲息在野草叢中的野雞,紛紛撲稜著翅膀,從車前掠過;膽小的獐鹿豎起雙耳,驚恐地逃到遠處的草叢裡。車子進入村莊時,太陽已經西斜,放牧的牛羊紛紛回欄,覓食的雞鴨也開始三三兩兩地回窠了。

黃昏,是農家最悠閒的時光。勞動了一天的人們開始回到石頭壘成的小院裡休息、並準備晚餐了。那長眉白髮的老翁悠然自得地坐在屋前的老樹下,身邊放了一壺酒;那身著紅色衫袖的村姑正將一朵剛剛採擷的野花細心地插在髮髻上。置身這恍如仙境的麻澗,面對這怡然自樂的村人,詩人心曠神怡。想到自己千里奔逐,風塵僕僕,想到明天又得離開這裡,踏上征途,欣羨之餘,又不禁升起了悠悠悵惘。一個人坐在溪澗邊,手指不由自由地在細沙上畫來畫去。此時餘輝靄靄,暮色漸漸籠罩了這小小的山村。

這首詩運用蒙太奇的藝術手法,透過巧妙的剪輯,遠近結合,移步換形,一句一景,將商山麻澗一帶的自然風光和山村農家的和美生活寫得熙熙融融,生機盎然。最後,詩人將自己的悵然失落的神情一起攝入畫面,曲折地表達了因仕途曲折而對田園生活的嚮往之情,富有意趣。

此詩在藝術構思和表現手法上,遠景近景相結合,動靜相生,以動襯靜,情景交融,將美麗的自然風光和田園景象以及作者愉快又失落的情感完美地結合起來。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