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蠅在中國是小人的象徵

蒼蠅

萬卷樓主人王

轉載▼

標籤:軍事

分類:文化探索

蒼蠅

《資治通鑑》第241卷:

上在東宮,聞宮人誦(元)稹歌詩而善之。及即位,譚竣歸朝,獻(元)稹詩百餘篇。上問“(元)稹安在?”對曰:“今為郎。”夏,五月,庚午,以(元)稹為祠部郎中、知制誥。朝論鄙之。會同僚食瓜於閣下,有青蠅集於其上,中書舍人武儒衡以扇揮之,曰:“適從何來?遽集於此!同僚皆失色,儒衡意氣自若。”

蒼蠅在中國是小人的象徵

武儒衡把大詩人元稹比喻為、斥責為蒼蠅。蒼蠅在中國是小人的象徵。武儒衡的雙關語太露骨,不夠含蓄,幾乎眾人皆知,因而大驚失色。司馬光沒有說此時元稹的反映,如果元稹毫不在乎,居然安然處之,那真實大氣派。我想,那時元稹一定很尷尬,內心很痛苦。

布萊克(William Blake 1757—1829年)卻自稱為蒼蠅:

如果思想是生命,

呼吸和力量,

思想的缺乏,

便等於死亡。

那麼我就是

一隻快活的蒼蠅,

無論是死,

無論是生。(《蒼蠅》)

這是中國人想象不出來的。因為從古到今,中國人都極端討厭蒼蠅。

西方人不像中國人那麼低討厭蒼蠅。荷馬用蒼蠅來比喻希臘的勇士,茅盾說:“荷馬的《伊利亞特》中用‘蒼蠅的勇敢’形容雙方戰士的前仆後繼,奮不顧身。這個‘蒼蠅的勇敢’之所以妙,因為蒼蠅間了糖或其他愛吃的東西,成群趨往,你趕去了它們,可是瞬間它們又來額,這是人人常見的事。用蒼蠅作比喻,既新穎又平常,從生活中來,丹的確是沒想到的。者比用虎、豹、獅的勇敢高明得多,因為虎、豹、獅的勇敢不是人們經常見到的。”[1]

中國現在強調國際接軌。有些中國人很西方化。但是,在蒼蠅上,實現國際接軌、完全西方化,恐怕很難吧?崇拜西方文化的人大概不會喜歡被人稱為蒼蠅的吧?

“應該”與“必然”

[1] 《人民文學》1979年第1期。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