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被“暴雷”的寶能汽車如“詐屍般”,又出現在大眾視野,刷了一波存在感。

6月15日,廣州開發區國企向寶能新能源汽車集團戰略投資120億元,寶能集團旗下寶能新能源汽車集團總部將落戶廣州開發區,建立集製造、研發、運營一體的新能源總部基地。

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其實,寶能汽車近期的另一個訊息更值得關注。6月初,有媒體報道,原東風雷諾汽車有限公司副總裁兼市場銷售部部長洪浩已加盟寶能汽車,擔任寶能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一職,全面負責寶能汽車旗下各品牌的營銷工作。

這是繼原吉利控股集團副總裁、採購公司總經理管宇和原北汽零部件平臺總裁陳寶之後,今年加入寶能汽車核心高管團隊的第3名大將。

2017年12月,寶能以16。25億元收購奇瑞旗下的觀致汽車25%的股權,此後寶能再增資,拿下觀致汽車63%股權。寶能入主觀致後,對觀致汽車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改革的第一個大動作就是高層大換血。

汽車生活整理發現,從2018年至今,短短3年時間,寶能汽車核心高管團隊至少有10餘人前後流動,並且呈現出三種態勢,從北汽夢之隊到日產系、再到迴歸傳統派,風格跨度之大、流動性之大,在汽車行業實屬罕見,妥妥的“鐵打的寶能,流水的高管”。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寶能汽車的高管可以湊幾桌麻將了。

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一、銷量站上高峰,北汽系夢之隊卻集體撤離

2018年1月,李峰接棒劉良,擔任寶能汽車常務副總裁、觀致汽車總裁。與此同時,鄔學斌加盟寶能,擔任寶能汽車副總裁、寶能汽車研究院院長。隨後,寶能又挖來了蔡建軍和陳思英,分別擔任寶能汽車副總裁、觀致汽車高階副總裁以及觀致汽車副總裁兼銷售公司總經理。值得一提的是,這四人均有北汽工作背景,組成了寶能北汽系夢之隊。

夢之隊加盟當年,寶能汽車迎來史上“高光時刻”:2018年年銷量達到62045輛,比2017年增長了317。17%。但其實這一銷量“水分”頗重,據內部人士透露,銷量中的大部分車由寶能集團旗下的一家租賃公司——聯動雲購買,這其實就是一個“左手倒右手”的遊戲。行業不少人嘲諷道:寶能汽車只是為自己披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衣”,自欺欺人罷了!

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然而,銷量站上高峰後,北汽系夢之隊並沒有像想象中的一鼓作氣往前衝,而是選擇了集體撤離。繼蔡建軍之後,李峰、陳思英、鄔學斌相繼轉投其他車企。

2019年,沒有了聯動雲的庇護,寶能汽車銷量大觸底,全年僅銷售2。29萬輛。此後,寶能汽車更是一路“水逆”,走向頹勢。

一位寶能汽車前高管告訴汽車生活,姚振華給的承諾很好,但都沒有兌現。在外界看來,姚振華低調樸實,然而工作上卻事無鉅細,喜歡插手。“大家都想好好幹,但他管得太多,施展不開拳腳,很多工作沒辦法進一步開展。”

據一名接近寶能汽車的媒體人說:李峰在職期間,姚振華常常越過李峰,直接插手採購。“不僅如此,姚還非常摳門或者說節儉,聽說,幾百元的報銷,他都要親自過目。”

關於姚振華“節儉”這事,網上曾流傳一個故事,秘書給姚振華買了一雙7000元的鞋子,他認為太奢侈,最後換了一雙2000元的“沒那麼奢侈”的鞋子。

二、日系團隊接棒,內部管理“雞飛狗跳”

北汽系夢之隊相繼離開後,寶能汽車以需要提高效率和實現精益化管理為由,對外大肆挖角日系高管團隊。

2019年2月,原雷諾-日產聯盟全球新能源總監矢島和男出任觀致汽車CEO,前日產-雷諾聯盟車輛互聯互通技術全球總監長原巨樹擔任觀致COO、前英菲尼迪全車系開發總負責人平井敏郎擔任觀致CO-CTO。截止到2020年7月,寶能汽車陸續引入了20位日系高管,涉及公司管理、底盤設計、電機控制、車輛整合等各個領域。

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而眾所周知,日產-雷諾是全球成本控制的集大成者,同時也是最有效率的汽車聯盟公司。引入日系團隊的真實目的,此前也有不少媒體報道。據說,寶能集團是覺得之前管理層太浪費了,花錢大手大腳,想依靠專業的日系團隊,控制成本,提高效率。

然而,善於精細化管理的日系團隊也並沒有將寶能汽車拉回主賽道。對外,寶能汽車銷量持續下滑,沒有新品上市;對內,制度“朝令夕改”,沒有長效化規則可言。

在寶能汽車四川某直營店市場部工作的謝正明(化名)告訴汽車生活,由於內部制度隨時在變,市場部的工作也就是三天兩頭學習新制度。“大家就像無頭蒼蠅,每天都在無效地忙碌。”

沒有統一的制度,沒有完善的流程,帶來的結果就是隨意性大。寶能汽車旗下有一家自己的金融公司,但有內部人士反映,客戶貸款買車,手續流程至少需要2天。即便全款買車,手續1天時間辦不完。因為流程繁瑣、拖沓,下了單又退訂的客戶並不在少數。

即便和媒體合作,寶能汽車依然“亂整”。

汽車媒體人夏衝(化名)回憶說:有一次,其所在的媒體平臺競標寶能汽車四川區域的一個媒體合作,雙方基本達成合作意向後,突然卡住了。“說方案在深圳總部審批,後來就沒下文了。據說寶能汽車是三方競標,財務說了算。”夏衝說,合作的金額並不大,這放在其他車企,一般區域就有決策權。

“後來他們又有一個專案邀請我們公司競標。關鍵第二天就要執行,頭天找到我,要求出方案。這明顯就是把我們拿去陪標!”夏衝氣憤地表示。

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在使用者看來,寶能汽車終端體驗不好;在合作者看來,寶能汽車變數太多不靠譜。所以,外界瘋狂吐槽,“寶能那幫人,根本不懂車,也不懂營銷。從上到下,都是在混。”

三、快錢思維,並不適合汽車行業

日系團隊的精細化管理,並沒有拉伸銷量,反而“水土不服”,被人從裡到外詬病。

此後,姚振華又把目光鎖定在強勢傳統車企的高管上。2020年,原吉利幾何品牌銷售總經理鄭狀,出任寶能銷售公司總經理,2021年,原吉利集團副總裁管宇、原北汽集團零部件平臺總裁陳寶也加盟寶能,分別擔任寶能汽車集團常務副總裁和副總裁。矢島和男向管宇彙報工作。

高層頻頻動盪背後,透露出兩個重要資訊:其一,寶能汽車並沒有穩定的發展戰略,換言之,既沒有安內,更無法攘外。其二,姚振華並沒有耐心踏實造車。

姚振華其人,出生於1970年,廣東潮汕人。1992年,趕上了“菜籃子”工程政策,姚振華創立深圳市新保康蔬菜實業有限公司,以“賣菜”掘到人生第一桶金。1996年,他果斷進入房地產行業,先後利用金融槓桿,撬動了幾百億資產,賺得盆滿缽滿。轟動一時的“寶萬之爭”後,姚振華開啟了新的商業征程,2017年進軍汽車業。

2016年,胡潤百富榜顯示,姚振華以1150億的身價,排名4位。“寶萬之爭”,王石曾公開斥責姚振華,稱其高槓杆操作為“富貴險中求”,並冠之“野蠻人”頭銜。

2017年,敢想敢幹、為達目標捨得一身剮,行事果斷的姚振華,借觀致,將商業版圖成功觸及汽車圈。造車之初,姚振華曾坦言,造車是他心中最踏實的實業計劃:“我是一個知識分子,乾的都是踏踏實實的事。”

鐵打的觀致,流水的高管,寶能汽車這碗“飯”不好吃

事實上,姚振華並沒有那麼多耐心踏實造車。此前有業內人士透露,2019年10月,姚振華責令研發團隊在國慶期間SOP(汽車質量達到批次要求)一輛車,給出時間是從研發到出車僅1年時間。結果以失敗告終。根據汽車行業造車規律,真正研發一款純電車至少需要2年時間,燃油車則更長。如此違背規律,急於求成,可見其內心的焦灼。

2020年11月,寶能汽車集團西安基地正式投產,姚振華又重複向外界宣告了寶能汽車的目標,“未來10年到15年時間,寶能汽車集團力爭成為全球一流的汽車製造商、移動出行服務商、綜合服務提供商,成為重量級的汽車企業集團”。縱觀汽車圈,擁有幾十年技術沉澱和市場基礎的幾大自主品牌吉利、長安、長城等,雖然都有一個這樣相同的目標,但它們都沒有拍著胸脯如此承諾道。

“折騰”三年,如今,寶能汽車用事實證明了“門外漢”造車的窘境。沒新車、沒銷量,甚至終端還不斷爆出大批員工離職、售後服務“空白”、供應商上門討債、律師函不斷等訊息,寶能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機。

近日,汽車界的另一“寶”—寶沃汽車也傳出破產訊息。與姚振華一樣,陸正耀也是資本玩家,兩人玩資本的套路非常相似。2019年,陸正耀從北汽福田手中買下寶沃汽車67%的股份,同樣玩起了“借雞下蛋”的遊戲,並且也推出了一個“千城萬店”擴張計劃。然而,寶沃的銷量同樣依賴於出行平臺—神州租車,真實銷量寥寥無幾。瑞幸咖啡在美股暴雷後,神州優車、神州租車以及寶沃汽車接連躺槍。

如今,寶沃涼涼,寶能岌岌可危。事實證明,資本圈那套“大快乾上”的策略並不適合汽車圈。

“不是做汽車的人,還要生生往裡面擠”、“這些野蠻行為,只有‘野蠻人’幹得出來”、“寶能即便有120億輸血,也只是暫時‘吊命’”……關於“野蠻人”寶能造車,外界仍舊罵聲一片。

注:以上圖片來源於網路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