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前言

本文為繹夏同人文,臥底警察今夏穿越到大明朝的一系列故事,喜歡的朋友可以關注,不喜歡的朋友可以繞道而行。(第二章)

今夏無力地躺在床上,做好了應對一切的思想準備。她不是守著貞節牌坊不放的古代無知婦女,大不了,就當作被狗咬了。明日洗洗,又是一條好漢。不過,她心底也是有些委屈。

她原本以為老天待自己不薄,給了自己重活一世的機會,卻不承想還要讓自己再經歷這番這樣的事情。在她天真爛漫的年紀,她也讀過一些言情小說,人家女主穿越要麼是女王要麼是皇妃,升級打怪的裝備都是全套,上來就大殺特殺。怎麼自己穿越,居然依舊是一條案板上的魚呢,任由他人宰割。

她有些不服氣,想要掙脫,卻又渾身無力,看這個樣子,就是被下了藥的。只是她不懂,既然下藥,為何不直接給自己下春藥呢,這樣自己還能享受一番,畢竟面前這個男人長得還不錯。

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可是,偏偏下的是軟筋散,渾身無力,只能任由他人宰割。哎,果然,她活著就是一個笑話。今夏不禁想起自己的小時候,便是無父無母的孤兒,自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她,不甘心被忽視、不甘心如此默默無聞地活著,倔強的她同命運作鬥爭,日夜刻苦地學習,功夫不負有心人,她終於考上了警校。

待她來到警校後,她發現自己依舊是那個不起眼的,她功夫不是第一、偵查能力不是第一、槍法不是第一,不甘平庸的她,繼續努力奮鬥著,立志要做一名戰功赫赫的人民子弟兵。她的努力被上級領導看在眼裡,將其調入緝毒大隊,她本以為自己可以搖身一變成了鳳凰。卻不料,來到緝毒大隊,發現這裡才是真正的天才集中營。電腦天才、神槍手、搏鬥冠軍等人才那真真是層出不窮。

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她苦苦修煉出來的本事,在這裡,卻又一次成了小菜鳥。她自信心又被傷害到,哭過、怨過,第二日,擦乾眼淚繼續努力,她一向都是不服輸的。當上級想要挑選一名警員當臥底時,她毫不猶豫地報了名。一來,她無父無母無愛人,就算犧牲了,也不會有人傷心;二來,她不想一輩子默默無聞,她想要闖出一些名堂出來,想讓大家記住她。

誰料,當她來到販DU集團當臥底時,她又變成了一個接近於透明的小羅羅。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作為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咖位,想要獲得情報,那是需要付出天大的代價。五年,她整整做了五年的臥底,為了贏得敵人的信任,她吸了DU,爬上了集團一個小頭頭的床,她不知道自己那段日子是如何熬過來的,她腦海中只要一個信念,那就是要替隊友取得情報,擊垮販DU集團。

正因為她霍得出去,才能夠讓她在販DU集團安全地度過了五年,一次次為隊友取得了眾多的情報,將集團一網打盡。本以為經此一戰,自己不會再是小透明瞭,誰料卻又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這個地方,再次成了一個被人算計的小透明。今夏望著天花板,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她到底上輩子做了什麼孽呀,讓她經歷這些事情。

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正當她感慨自己命運不濟之時,突然間聽見了門外的腳步聲,很輕很輕,但是她還是聽見了,門口大概有兩個人。多年的臥底生涯,讓她的耳力向來異於常人。門外的腳步聲彷彿也刺激到了眼前的男人,他嘴角微微上揚,邪魅一笑,隨後,便開始寬衣解帶。

若說不緊張那是假的,今夏絕望地看著他,再一次懇求著:“大人,您行行好,放過我吧。”男人微微挑了挑眉,性感又低啞的聲音響起:“那豈不是辜負了嚴大人的一番美意。”

“不辜負、不辜負,我又不是什麼絕色大美女,若是玷汙了大人,那便是我的罪過了。”今夏這個人嘛,哪怕知道局面不是自己所能控制住的,她也要拼命去嘗試。輕言放棄,不是她的性格。她這一生,都在拼搏的路上,都在不服輸的路上,不管她有多麼地微不足道,她依舊心懷大志,妄圖換天改命。

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我不挑食。”男人不顧今夏的反對,脫鞋上床,直接睡臥在今夏的旁邊。他用胳膊半支起身子,凝視著今夏,一副調戲的模樣:“雖不夠絕色,倒也是稱得上柔美豐滿。”他的手慢慢地撫摸著今夏的臉頰,注視著她的雙眼,彷彿想要從中探尋到些什麼似的。

今夏心中慌亂無比,她哪裡見過這樣的場景。雖說前世迫不得已委身歹人,但她全當被狗咬了,心中唯獨留下滿腔的恨意。可眼下這個男人不同,他不急於侵犯自己,只是不停地在勾引、調情,這種曖昧不明的感覺,讓她心中慌成一片。

“啊……。今夏緊張地下意識喊出聲,男人早已半壓在她的身上,他的吻不急不緩地落在了她的耳側,她的左脖頸之處,酥酥麻麻的感覺,彷彿電流流過一般,嚇得今夏直呼:“不要,你放開我。”今夏的呼喊聲越發刺激了眼前的男人,他溫熱的吻繼續下移,吻過之處,彷彿燃起了熊熊烈火,烤得今夏口乾舌燥,直吞口水。

陸夫人翻身記,今夏配合陸繹演戲

片刻間,今夏便發現了不對勁,這個男人雖然在吻她,但是手腳卻很老實,絲毫沒有碰觸她。聰慧如她,立刻發現了不對之處,她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女孩,眼前的男人貌似並不是真的想侵犯她。

想到門外的腳步聲,今夏立刻了然於心,她衝著眼前的男人微微一笑,隨即便配合他繼續喊著:“大人,不要嘛……”“啊,疼……”連綿不絕的叫chuang聲,惹得門外的兩人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男人摟著性感嫵媚的女人揚長而去。

陸繹審視著身下的女人,她的變化他看在眼中,難怪嚴世藩千方百計把她塞入自己的床榻,果然不簡單,只可惜她跟錯了人。

頂部